《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一、说说读这本书的缘起

《潜规则》这本书十多年前已然出版,以前却从未知道有这么一本书,只知道“潜规则”,这一词语目前可谓家喻户晓了。看看当时在书中第二页写的购买日期—-“2012.12”,具体是12月哪一天早已忘了,但是买了这本书之后,记得当时只是潦草的看了一些,然后就搁置在书架上,随着时间的流逝,淹没在了我的纵多书海中,不曾翻起。

当时买这本书的时候也是即兴而起,是从《和谐拯救危机》中了解到的,与另外一本《展望二十一世纪—汤因比与池田大作对话录》,这两本书当时非常想买,希望能够认真阅读一下,而《展望二十一世纪—汤因比与池田大作对话录》当时在当当网已经售罄,故只买了《潜规则》。

近期—-2014年2月才重拾此书,一览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二、关于“潜规则”这词

如今在网络上经常遇到的是[某某“潜规则”某某],[某某遭“潜规则”了]等等。发展到如今,这一词已经成为贬义词了。在现在生活中,流行最多的是娱乐圈中的各种潜规则,也许,在很多人的心里,一看到“潜规则”就联想到大染缸中的娱乐圈的各种桃色交易。

我初次接触到此词也是从负面新闻中了解到的,经常与负面新闻串联在一起的词怎么可能不会成为贬义词呢?但是,自从完整阅读了《潜规则》后,才发现,“潜规则”创立之初,应该是个中性词,既不褒也不贬。“潜规则”概念创立之父—-吴思,也即是《潜规则》的作者,是通过大量阅读中国历史中的各种事件,可谓熟读古书了,再从另外一个角度解释这类事情的发生,有别于传统学术研究的方法论,从而发现了中国官场中这样一种游走与正式规则之下的暗箱操作,揭示出隐藏在正式规则之下、实际支配着社会运行的不成文的规矩,作者将其命名为“潜规则”。

潜规则

三、关于《潜规则》这本书

《潜规则》这本书,入选“30年30本书”,可见 这本书的份量。入选理由:“这本书和作者的另外一本《血酬定律》,让我们打开了中国传统历史真实游戏规则的密码。吴思的著作和美国著名的政治经济学家奥尔森《集体行动的逻辑》一样,给出了一个对社会转型动力模式非常有效的解释范式。”这本书的出版,当时引起了国内外的广大反响。自此之后,“潜规则”一词横行中国。

关于这本书的结构,作者在自序中已经完整的理出了其调理:

讲官吏与老百姓的关系:《身怀利器》、《老百姓是个冤大头》、《第二等公平》;

讲官吏与上级领导包括与皇上的关系:《当贪官的理由》、《恶政是一面筛子》、《皇上也是冤大头》;

讲官场内部的关系:《摆平违规者》、《论资排辈也是好东西》;

把几种关系混在一起将:《新官堕落定律》、《正义的边界总要老》、《官场传统的心传》、《晏氏转型》;

总结:《崇祯死弯—-帝国潜规则的一个总结》。

四、《潜规则》中的精辟句子

在书中,作者道出了中国社会的真实规律。为了论证作者的发现,其中举了很多活生生的事迹来佐证这些观点。现将书中每一章中的精要语句,也可以说是作者的观点,文章的论点,一一列出。

《身怀利器》:

张居正总结说,人们怕那些吏,一定要贿赂那些吏,并不指望从他们手里捞点好处,而是怕他们祸害自己。合法地祸害别人的能力,乃是官吏们的看家本领。这是一门真正的艺术,种种资源和财富正要据此分肥并重新调整。

《老百姓是个冤大头》:

冤大头是贪官污吏的温床。在冤大头们低眉顺眼的培育下,贪官污吏的风险很小,麻烦很少,收益却特别高,因此,想挤进来的人也特别多,他们的队伍迅速壮大。

《第二等公平》:

儒家并不反对“家天下”。因此皇亲贵族就应该当纯粹的寄生虫,百姓就应该掏钱给皇上供养众多的后宫佳丽,供养伺候她们的成千上万的宦官。但王道毕竟比秦始皇的不加掩饰的霸道上了一个台阶,这也是流血牺牲换来的。

《当贪官的理由》:

“萧条馆外无余物,冷落灵前有菜根”这就是辛勤节俭了一生的清廉正直的海瑞应得的下场吗?

《恶政是一面筛子》:

恶政好比是一面筛子,淘汰清官,选择恶棍。

《皇上也是冤大头》: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用不了多久,大家便认清了皇上的真面目。原来皇上是个冤大头。你糊弄了他,占了他的便宜,捞了他一把,他照样给你发工资,照样给你印把子,照样提拔你升官。

《摆平违规者》:

清朝的京官比外官穷:京官凭借权势和影响关照外官,外官则向京官送钱送东西。

《论资排辈是个好东西》:

论资排辈和抽签法可以算作灰色规则,位于白色规则的正式规则和黑色规则的潜规则之间。沿着这条灰色道路上来的放牧者则是个大杂烩,勤狗懒狗,好人坏人,才狼虎豹都有,老百姓赶上谁是谁。这条灰色规则能够大体通行,已经很不容易了。

《新官堕落定律》:

所谓堕落,当然是从圣贤要求的标准看。如果换成新官适应社会和熟悉业务的角度,我们看到的则是一个重新学习和迅速进步的一个过程,一个接受再教育的一个过程。第一次是接受圣贤的教育,第二次则是接受胥吏衙役和人间大学的教育。第一次教育教了官员们满口仁义道德,第二次教育教了他们一肚子的男盗女娼。

《正义的边界总要老》:

正义的边界为什么总要老呢?这与把守着的态度有关,与情报的准确和及时有关,与攻守双方的人数组织和装备有关,不过这已经是另外一个话题了。且不管我们如何解释这种现象,边界较量了数千年,进退生死,历史一遍又一遍地兀自重复着。

《官场传统的心传》:

清朝官员到北京行贿,先要按规矩到琉璃厂的字画古董店问路。讲明想送某大官多少两银子之后,字画店老板就会很内行地告诉他,应该送一张某画家的画。收下银子后,字画店的老板会到那位大官的家里,用这笔银子买下那位官员收藏的这位画家的画,再将这张画交给行贿者。行贿者只要捧着这张很雅致的毫无铜臭的礼物登门拜访,完壁归赵,行贿就高雅地完成了。

《晏氏转型》: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淤泥”。老百姓是虾米,靠泥土中的微生物生活。县太爷之流的小官是小鱼,靠百姓生活。权贵以及权贵左右的助手是大鱼,靠勒索小官生活。虾米的生长繁殖速度是固定的,只要吃的数量适当,别超过虾米的生长繁殖速度,这就是合理的。

《崇祯死弯》:

征税的压力越大,反叛的规模就越大,帝国新征的暴利敌不过新生的反叛暴力,到了这种地步,崇祯只好上吊了。

六、历史一直在重复着

不论如何改朝换代,我们总可以看到潜规则的存在,也就是说,潜规则的历史一直在重复着,唯一可能有点区别的就是潜规则的方法的高明与低下。历史发展到今天,潜规则不仅仅在如今的中国官场中广泛存在,现在早已扩散到了各行各业。就如上面所说的娱乐圈,其中的潜规则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法律是公正无私的,游走与法律边缘的潜规则也是大行其道。从历史来看,这也许是一个死结。当潜规矩存在的越久,潜规则扩散的越严重,其总有一个边界,即临界点,越过了这个点,便是崩然倒塌了。然后又是一个轮回。

个人认为,当社会大众普遍的道德水平,文化素质没有达到一定的程度时,潜规则定是一直存在的。正义的力量如果压制不住邪或者中间这股力量,想要根除潜规则,那是非常难,圣贤、君子总是少数。

但我一直相信:黑色或者灰色总会到消失的那一天,这一天也许会很远,但总有这么一天的到来的。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作者:蔺覆, 一个不擅文字但热爱传统文化的工科青年。
除非注明转载,本站文章均为原创。
转载本篇文章请注明来源:http://www.linfora.com/book/457.html


南无阿弥陀佛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有 17 条评论

  1. 老米说:

    潜规则就是能做不能说的事。

  2. 屠龙说:

    我很讨厌潜规则,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人的欲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