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喻家山记

天气依旧是炎热的,整天坐在实验室,也不知道自己忙乎啥,反正时间就是如水般快速的流逝,一天时间,眨眼便过。我只能说,天天与电脑打交道,有时真的是不知今夕为何年。室友是搞电路编程的,操作系统开发,也是天天对着电脑,并且他是个宅男,一个学期不是宅在实验室,就是宅在宿舍,难得出去一下。

这不,难得一个星期天,正好我从东湖回来,他便提议下午去哪玩呢?他是不想又跑到实验室去,他总算开窍了,应该出去走一走,天天对着电脑,万一得了颈椎病,咋办呢?其实呢,我刚才外回来,经过了一上午太阳的炙烤,真不想再出去了,不过看他很少出去的样子,还是顺便一起出去,再玩一玩。那就爬学校后面的喻家山了,反正我一次都没爬过。因此,两个无聊至极的人开始爬那据说是武汉市市区最高的一座山,其实是非常低的一座山,海拔也只有100多米的喻家山。

两人啃着梨便上山了,这学校的后山虽说很矮,但是很多学子、很多教师依然乐此不彼的爬这山,一可锻炼身体,二可呼吸新鲜空气,三可开阔下视野。只有我二人在下午正热的时候准备上山玩玩,可见真是无聊的人。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喻家山,不高,还比较有名,但是不是有仙人所致,盖乎是一学校的独特标志,承载着多少学子的精神信仰在其中,曾有学子如此概叹:“喻家山不像珞珈山(武大的)那样沉重,积淀着太多的历史责任;也不像桂子山(华师的)那样简洁坦率的将心迹暴露给过客。它应该是深邃的、正直的、博大的,它所承载的文化,应该是年轻的、热诚的、活泼的,它是华中大人心目中的一座山,一座伟大的山……”。将其描述的是如此的伟大,不过,实话说,我还真没有体会出来,也许在这学校呆的时间不够吧。

一路上,树木密布,葱葱郁郁,抬头也看不到广阔的蓝天,也许,很少学校里有这种大树林立的景象吧,我们沿着铺好的石道慢慢的走着,石路很宽,也很平缓,一点都不陡峭,偶尔有点山风袭来,但是由于树高林密,在树底下凉风毕竟较少,不过也很凉爽,”树大好乘凉“嘛。前面有一个亭子,叫”熏风亭“,看石碑,没什么历史,2003年建的,有朱九思的题词,这座熏风亭基本上都是校友捐建的。不过,今天的熏风亭表现的过于寂寞与苍凉,没有什么生气。我们也没有过去好好熏风熏风,因为估计没什么风可熏,这海拔太低了。于是,我们继续上山,这山道是斜着修建的,不是直线修建,石道旁是排水沟,石道上落叶遍布,在又一空旷处,有一亭子,具体叫什么已经忘记了,不过这个亭子却是异常热闹,有三个中年人在打牌,好不惬意,离亭子不远处的地方,一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在打着太极。在这么热的天气下,还有这等闲情逸致,令人佩服。本想继续沿着蜿蜒的石道向前走的,不过,已经到顶了,心理哀叹一声,这山也恁低了吧,爬山的兴致都还没有起来,就已经完成了爬山的过程。无奈,只能沿着山顶的小道继续游着。这山顶的小道由于没有铺石阶,道上坑坑洼洼,不时石头竖起,不好走。前边巨石林立,很是壮观。据说,喻家山岁数已逾亿年。早在古生代,武汉地区发生过多次海陆交替,那时海水曾侵入武汉的地壳表层。到了侏罗–三叠纪时期,长江中下游和我国北方大部分地区又发生了一次较大的地壳运动——燕山运动,才进而把这些地层掀起为山。要知道世界最高的珠穆朗玛峰也不过三千万年,而海拔只有百余米的喻家山,相对于珠峰来说,却是老前辈了。难怪看起来这些山顶的石头很是古老的样子。到了凤飞台,应该是喻家山最高处了,这台粗看了下,建得一点都不美观,并且石柱上、石台上刻了好多字,五花八门,无奇不有,盖乎中国人旅游总爱标记一下,这凤飞台没有什么特别,大概只是适合观光一下,适合远眺,朝南望下,学校的概貌尽览。

也就这么些景点,我们二人直接沿着山的另一边下了,准备再去地质大学走走。

在如此炙热的天,我居然还有外逛的兴致,我都不得不佩服自己。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作者:蔺覆, 一个不擅文字但热爱传统文化的工科青年。
除非注明转载,本站文章均为原创。
转载本篇文章请注明来源:http://www.linfora.com/hongchen/167.html


南无阿弥陀佛

爬喻家山记》有 3 条评论

  1. 且听风吟说:

    你这博客就纯属个人日记类的,写写原创记录。
    不过现在,很少会有人能坚持每天写日记了。希望你能支持原创记录下去。

  2. 杉杉竹说:

    博客不错哈,呵呵,支持原创个人博客,交换个链接?我先把你的做上了,如不符合你的要求,请留言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