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亭山之行(二)

在弘愿寺的第一夜

经师兄引导到了男寮区,进入了一个大殿,不过现在改造成了男众的宿舍。进入这个大宿舍,映入眼帘的是几个四五十岁的师兄在下着象棋,互相厮杀着,口里不时的发出着声音,旁边的念佛机,不断的在唱着“南无阿弥陀佛”,各个版本的都有,有独唱的,有念的,有童音版的。。。。

对着大门的正中区域是一空旷区,放了一张大桌子,大桌子前边有很多开水壶,桌子上放了很多书籍,都是关于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的,还有净宗法师的开示,有《善导大师全集》、《念佛感应录》、《阿弥陀佛核心将记》、《纯粹的净土法门》、《念佛成佛是佛教》、《触光柔软》、《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等等很多。大桌子的两边分别坐着很多的师兄,有的在聊天,有的在念佛,有的的看经书。由于这个大宿舍没有空调,所以电风扇都在“呼哧呼哧”的响着,有的师兄依然冒着汗,用扇子在不停的扇,还有的在拿着毛巾时不时的擦一下。

大桌子两边就是一排排的床位了,都是上下铺,排列的比较紧密。我将挂单的手续给了负责安排住宿的师兄,由于来弘愿寺的人比较多,下铺都安排满了,只有上铺了(上铺吹不到电扇)。只能如此了,虽然热,也要克服,我是来做义工的,不是来享受的。不过,这里住了这么多人,晚上睡觉应该也是很热的吧。

很快就下午五点了,药石的时间到了,我就跟随着众多师兄一起去吃晚斋了。晚饭还是满丰盛的,素菜就有好几样。吃完后,就回到大寮里吹着电扇,看看书,因为太热了。

晚6点左右,太阳还在西头发射着光芒,一位师兄(后来知道是寮长),叫了包括我在内的四位师兄去寺里二期工程的地方干活,为了准备观世音菩萨成道日26日的二期工程的奠基仪式。到了那地方,杂草丛生,有的小树已经长到人那么高了。寮长准备使用割草机开阔处一片空地,一位师兄不断的在念着佛,那师兄真是精进啊。另外两位师兄,通过了解得知,是昨天来的,一位是河南人,称其为安心师兄,长得挺壮的,挺像东北人,豪爽,在北京工作。另一位师兄叫松师兄,河北的,也在北京工作。非常不错的两位师兄。我们几人需要把大把大把的砍下来的树枝搬到另外一个地方,搬了没几趟树枝,就已经大汗淋漓了,真的是非常热啊。但是,大家干起活来,却丝毫没把它放在心上。有的树枝有刺,不小心把手刺出血来了,那几位师兄也刺出血来了,不过都是小事,带上手套就没事了。

搬完树枝后,将割下来的草,点火一烧,真有点“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意境。

弘愿寺晚7点到8点开始上晚课,但是我们干活干到超过7点了,也就没有上晚课了,去公共浴室洗完澡后就呆在大寮区看看书,聊聊天,喝喝热水,这里的热水很难变凉,貌似一直在喝热水。9点半熄灯睡觉,真是有点不习惯,以前在学校都是12点后睡觉的,9点半睡觉的确是有点早了。但是,由于坐了一天的车,旅途劳累,中午也没睡觉,还真是有点困了,不过由于太热,还真是很难睡着呢,辗转难眠啊。

夜,渐渐的静了,心里默念着南无阿弥陀佛,耳朵里时不时传来师兄的念佛机的丝丝南无阿弥陀佛的念佛声,如丝丝凉意,渐入心脾。

今晚,伴随着佛号入睡。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作者:蔺覆, 一个不擅文字但热爱传统文化的工科青年。
除非注明转载,本站文章均为原创。
转载本篇文章请注明来源:http://www.linfora.com/xiuxing/127.html


南无阿弥陀佛

敬亭山之行(二)》有 4 条评论

  1. emehost说:

    旅行确实很辛苦,但也很快乐,这些书我连一本也没看过,有时间弄上一本好好读读,阿弥陀佛

  2. 孙超博客说:

    哇·博主你老是去旅行啊!羡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