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在东林寺过年(三)

(三)修行篇

虽然是发心来做义工的,但是也不能忘了念佛修行。因为念佛乃是正行,断恶修善为杂行。早课晚课除非特殊情况,不论如何,都必须参加。在世俗中呆久了,来到才发现这里的师兄们是如此的精进,以至于回想起过往的生活,恍觉自己是如此的懈怠与不堪。

目前在俗世中我是如何生活、“修行”的呢?早上八点左右起床,洗漱,吃完早饭,到达实验室,时间已然到了八点三四十,有时九点多才到,有时在去实验室的路上想起念佛,就念几句,但是脑海里又想着今天事情安排,更多的时候走在路上根本提不起佛号。到达实验室基本是那里呆一天,除了做实验外,基本呆在电脑旁边,各种信息便纷至沓来,铺天盖地,真正干实事的时间很少,更不用提念佛了。晚上基本十点四五十回到宿舍,而后看下书,洗漱一番便已经十一点半。这十一点半到十二点中的半个小时才是真正属于自己比较自由轻松的念佛时间—–坐在床上默念佛号。所以总的算下来,自己的修行时间少的可怜。其实,本该有很多时间可以空出来的,不过都被自己用来干杂七杂八的事情,或者打妄想,起心动念造恶去了。

然,到了东林寺,修行时间就非常充裕,早课晚课大众共修念佛。如果中午和下午不去干活的话,那么也可以去念佛。早课和晚课大众共修念佛的时间加起来应该有三个小时左右。每次念佛时,看着众师兄全神贯注,和着脚步,一心唱念东林佛号,那感觉就像到了极乐世界,处处飘扬着美妙的音声。只要自己每次集中精神一心念佛,总是会感觉时间过得飞快,恍然之间就已经结束了早课或者晚课。很享受的是,随着念佛进入正轨,全身暖烘烘的,特别是露在外面的双手,都是热乎乎的,外面即便再寒冷,也影响不到自己。

在中午和下午干活的时候,理想的情况是希望自己可以提起佛号,边干活边念佛。实践善导大师所说的:“一心专念弥陀名号,行住坐卧,不问时节久近,念念不舍者,是名正定之业。顺彼佛愿故。”不过,真实情况往往事与愿违,可能一开始是边干活边念佛,但过了不久,干活进入了状态,再加上与师兄们聊这聊那,就早将佛号丢到爪哇国去了。所以说,“止语”在修行中是非常重要的。在佛门寺院中,不论禅宗,还是净土宗,经常可以看到“止语”的标签,实际警示着我们,要保持正念,要提起佛号。

说来惭愧,自己上早晚课也有偷懒的时候。年前有一天行脚去东林大佛,第二天以腿酸脚痛为借口自己骗自己不去上早课,而同行的师兄照常念佛,可见自己是如此的不精进。而年后,也有一次因干活太累,直接睡过去了。现在想来,身处道场,有这么好的条件,却不抓紧时间多念佛,这是多么愚痴的事情,况且还有这么多师兄鞭笞的情况下,依然借故睡懒觉。而到了俗世中后,念佛的时间岂不是更少,自己岂不是会活得更加荒唐。总得来说,自己还是生死心不切。无常随时可到来,明天的太阳能否看见谁也无法保证,还有什么理由不精进念佛呢?

春节在东林寺这段时间,个人修行过程大致如此,虽然共修念佛的时间比较少,散修念佛的时间几乎没有,但因呆在寺院里,杂念妄想较少,和乐的氛围时时充盈,故念佛的时候心都比较专注,念的也比较法喜,这也算是修行过程中遗憾中的满足吧。

《佛的足迹---禅静》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作者:蔺覆, 一个不擅文字但热爱传统文化的工科青年。
除非注明转载,本站文章均为原创。
转载本篇文章请注明来源:http://www.linfora.com/yigong/614.html


南无阿弥陀佛

那一年,我在东林寺过年(三)》有 15 条评论

  1. 简谱网说:

    额 看错了 我还以为是少林寺呆过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