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在东林寺过年(五)

(五)义工篇

现在回想起春节在东林寺这半个月的义工生活,才发现,做义工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情,不论当天干活多苦多累,事后总有种满足与充实的感觉。期间,遇到了很多师兄,大家在一起做事的完美协作配合,欢笑温馨的气氛至今依然记忆犹新。这也是为什么大年三十的时候,香积组的组长叫我去行堂,而我并没有去。这不是自己不屑于行堂,也不是说行堂的功德低,可以说行堂的功德是非常非常大的,因为坐在座位上的都是未来佛,行堂的义工那可是给佛盛饭,可见在行堂组做义工的殊胜。至于我为什么没有去,那是因为自己更加喜欢自由宽松的做事,这里,可以结识众多师兄,可以学习到每个师兄的优点,累了,就与众位师兄聊聊天,谈世间法,谈出世间法,谈人生,谈理想,没事做的时候,就去善财厅熏修,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呆在机动运输组的原因。

年前那几天琐事比较多,做的事情都比较杂,并且因为年关将近,很多师兄回家过年去了,导致男众义工师兄匮乏,每天固定干杂活的也就我们那八九人左右。现在回想当时的情景,具体干了哪些活已经绝大部分忘记了,唯一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挑大粪和清理大道了。

话说挑粪,不仅是个苦力活,更是需要极大的耐心与毅力,爱干净有洁癖的人估计是不适合做这类事情。于我来说,虽然是从农村出来,但是也没有挑过粪,更不用说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了,因此,一听到要挑粪,本能的出现了抗拒的心理。不情愿归不情愿,活依然要干。因此,挑粪的第一天,我们几个师兄就去废衣服回收房弄了很多外套、裤子、鞋子,准备挑粪时套在外面。

几位年长的师兄对此看的比较淡,随便套了件衣服就干了,看样子都是经历过的,就是不一样,而对于我们年轻的来说,那可是全身上下都武装了,就连鞋子我也套了塑料袋。而真正到了现场开始与粪打交道的时候,才发现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那么可怕。

我们拿来竹竿和桶,有师兄专门负责将粪舀到桶里,其他人则两人一桶一前一后的挑着,用于浇灌树木。突然我们发现,其实这粪也并没有想象中的臭,气味明显的比外面的粪淡了很多,也许是吃素的缘故吧。在尘世中呆久了,再在寺庙里待一段时间,你会发现它们之间在很多方面存在着千差万别。且不说别的,就连我们视之最肮脏的粪,也与俗世中的不一样,何况其他更好的方面呢?身处其中,细细体会其中的每一个细节,从中的收获可能是我们在外面几年甚至几十年都很难得到的。

接下来那几天,我们转战了好几个粪池,运输粪的距离也越拉越长,经历了从最初的抗拒,到坦然面对,从手都不敢碰粪桶,到二话不说,提起粪桶就倒,从全副武装的包裹自己,到只穿一件蓝大褂,从挑粪时小心翼翼以防粪便溅到自己,到两人很自然的边走边聊,丝毫不觉得挑的是粪。

不将挑粪单纯的视为挑粪,而是视其为一种自我的修行。这是当时很多师兄们的共识。

年前另外一个记忆较为深刻的活儿—-清理莲花池旁边的那条大道,并不是因为这活有如挑粪一样与众不同而让我至今犹记,相反它却是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至于为什么能够让我记得,一是因为做这件事体现了我们众位师兄团结协作的精神,二是从另一个方面反映了师兄们对朝拜大佛的迫切希望,那种不畏艰难只为拜大佛,一睹大佛的风采的精神令我感动。

这条大道布满了泥土,并且这泥土已经非常坚硬了,而我们需要做的是将这些覆盖在大理石表面的坚硬的泥土给剔除,还原一条干净平整的大道,只为过年时游客更好的通行。干了不久发现,真的很难清理,一则工具不给力,二则泥土太硬太厚。起初,我们干得是慢腾腾的,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没有清理出两米的距离。就在这个时候,也许是看出了大伙的畏难情绪和效率低下,大师兄抛出了一个信息:“大家好好干,争取今天干完,将这清理的干干净净,明天向师父申请一下,大家行脚去拜大佛。”

众师兄一听到行脚拜大佛这么好的活动,精神立马起来了,也立马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异常。对于我来说,我还没有去过大佛处,更没有拜过大佛,更加没有与师父和众师兄一起行脚到大佛处的经历,听到这么好的一个法讯,当然很想参加。看着其他师兄们的表情和话语之间流露出的向往之情,我知道,我们大家的想法都是相同的。而后,这直接在干活上体现出来了。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大家齐心协力,团结一致,终于开拓出了一条干净清爽的大道。

哦,对了,年前还有一次擦拭老念佛堂的阿弥陀佛像。这次是我们众义工与师父们一起,共同负责佛像的卫生。由于阿弥陀佛像太高了,如果算上下面的驻台,起码有15米或以上。如何才能擦拭到佛像的头部,这也是一个问题,竹篙太短了,根本够不着。辗转一番,我们拿到了可以伸长到十多米的不锈钢梯子,将梯子靠在佛像的肩膀上,然后擦拭的人上去。

猛一看上去,太陡了,也恁高了,有恐高症的人绝对上不去,就是其他人要上去也得需要很大的勇气。管事的师父说:“谁上去擦?”说了好几遍,均无一人应答,可见这陡度,这高度,风险性真的有点高,并且梯子安放处也不是很稳,着点是一个圆弧型,并不是平面直型,这就意味着只要稍微不注意,梯子倾斜一下,那么整个梯子连带人都可能倾斜而下。师父再次问谁上去,这时一个年纪较轻的师父准备跃跃欲试,并且这位小师父长得也比较瘦小,梯子更能够承受,下面扶梯子的人也更能保证其安全。最后,还是这位小师父决定去试一把,脱了鞋,就攀着扶梯走了上去。不过,上到尽头后,小师父说:“不好施手,够不着。”稍微动一下,可能梯子就移位了,鉴于此,这位师父还是下来了。即使如此,我也不得不佩服这位年轻的师父的勇气,于我来说,我还真不敢上去。他的敢为人先,不畏艰难,勇往直前的态度真的是我应该好好学习的。

管事的师父再次问道:“谁准备上去?”这时一位比较壮实的师父自信而又有魄力的回答到:我来。”由于这师父比较壮,在下面负责扶梯子的我们压力就更大了。这次,很自然的,没有任何意外发生,从佛像的头部擦到下面的衣服,一气呵成。管事的师父都说了:“功德都被你一个人拿去了。”这位师父是山东的,拥有山东人的豪爽和干练,也有梁山好汉的勇猛与魄力,令人非常佩服,也非常平易近人,挑粪的时候我们也在一起挑。

用于擦佛像的水是专门熬的,好像是用一种专门的檀香,就像皮筋一样,长长的,很有韧性,熬好后的水,檀香味十足。擦完佛像后,我们纷纷用擦完佛像的水和剩余未擦的水洗手,还有师兄用来洗脸呢。经檀香水洗过的手真是充满香气,我所能闻到的是一个晚上都是香的。

擦完佛像后,回顾下这个过程。其实有阿弥陀佛保佑,何来危险之说呢?事实也证明,这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

年后的事情也很多,诸如搬水果,搬香油,特别是要去文佛塔搬,把信众供养的这些东西搬到下面专门的地方,从初一到初五,经常需要上去运输,在大师兄的带领下,有时我们或提着或拖着东西,会先绕文佛塔三圈然后下来,不过人多力量大,我们单人并不是需要搬很多,平摊一下就很少了,搬运的也比较轻松自在。其他事情还有拆卸床铺等,杂事较多,这里就不一一叙说了。

做完义工后,需要回向,将其作为往生的资粮,这也是比较重要的一个环节了,不然就成了人天福报。在大师兄的带领下,在众师兄的愿景下,几乎我们每次干完一个活,不论这活或大或小,我们都会面朝西方,或跪或站,至诚回向:“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干活功德殊胜行,无边胜福皆回向,普愿沉溺诸众生,速往无量光佛刹,十方三世一切佛,一切菩萨摩诃萨,摩诃般若波罗蜜。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1-26-15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作者:蔺覆, 一个不擅文字但热爱传统文化的工科青年。
除非注明转载,本站文章均为原创。
转载本篇文章请注明来源:http://www.linfora.com/yigong/621.html


南无阿弥陀佛

那一年,我在东林寺过年(五)》有 16 条评论

  1. 博主境界非比寻常!!

  2. 拙茗小阁说:

    作者的心境,让人佩服的平静

  3. 尚吾网说:

    转眼一年已过一半,再次来访,继续支持

  4. 忘想说:

    往往我们去了寺庙里,都是感觉很严肃,这佛,金身壁皇,南无阿弥陀佛,今世行善,下世得福。

  5. 说道擦佛像我就想到了天下无贼,善有善报,功德无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