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一年小记

我是从2015年7月20日正式入职现公司,至今恰好一年。回想这一年的365个日日夜夜,既有欣喜也有无奈,不过总是平稳的走过来,重塑了个人的专业知识和做事的方式模式。这一年,有得有失,回看一下,均是平淡凡常的日子。 本来是打算好好整理下工作一年的林林总总,个人得失,心态转变,工作业绩,成长转变等等。但是,等到静下来好好思考,这一年工作详细的情况时,却也回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无从下笔。只能怪自己,在“奋斗”的日子,总结的太少,关注自我的成长的太少。也就只能写这样一篇小文小记一下了。 先说一下自己从事的 … 继续阅读

独立博客三周年记

不知不觉,这个独立博客从2013年7月份建立到现在正好已经三周年了,三年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庆幸的是博客依然没有关闭,也没有任其自生自灭,自己还是在关注与掌控着它,虽然更新的频率低之又低,但偶尔也会写上几篇文章。博客更新的频率也从侧面反映了博主的个人忙碌程度与坚持不忘初心的程度。 其实早在13年7月份之前就想建立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独立博客,但还是拖到了13年的7月份,因为那正值暑假,正是自己读研后的第一个暑假,记得那时的自己时间充沛,生活学习自由,没有多少压力,每天总是悠哉悠哉的去实验室,晚上再 … 继续阅读

要有所期盼

生活和工作毕竟需要有所期盼,才能过得有意义,才会使得时间倏忽而过,才不至于迷茫,不至于浑噩而过,不至于失去方向。 自工作以来,在“有所期盼”这件事情上,便没有像以前一样认真思考,规划期盼的事情了。虽然有外在的环境影响,自己不思期盼才是最主要的原因。在工作以前,听已工作的人说:“工作之后日子是以周来计算的。”的确,工作之后的日子并不是以天来计算,而是以周来计算,经常会恍然发现的是,这一个月又过去了,又到发工资的时候了,如此总是后知后觉。没有对未来的日子有所期盼,便会觉得每天都是一样的,每天都是平淡 … 继续阅读

《田园耕读》——轻嗅泥土的芳香

《田园耕读》这是问道杂志出的第十七辑,自去年下半年买回来,略读过一次,平复了刚入职那段时间的烦闷心态。古人的实践早已证明,寄情于山水田园,闲看花开,忙时耕作,待到灵感突发寂静处,便写诗填词,这些赏心乐事,最能快意安心了。什么浮躁,无奈,忧虑,困苦,爱别离,求不得等等,一切皆烟消云散。 一直觉得,《问道》杂志做得挺不错的,意在发现藏着的中国文化。虽然每期寥寥数篇文章,但大多都是长篇累牍,丰富多彩,写得全,写得彻底,再配以引人入胜的精美图片,捧在手心,细读文字,便会远离世俗的喧嚣,获得当下的宁静。 … 继续阅读

平潭岛●平潭蓝

在五月的尾声,部门内三个小组组织了一次海滩之旅,目的地——平潭岛。以前未曾耳闻过此岛,但近年来,全国的自贸热潮,还是让人了解了“平潭”这么个地方,平潭综合试验区,平潭自贸区,这些便是在平潭岛了。 平潭岛,亦称海坛岛,是中国第六大岛、福建省第一大岛,地处中国东南沿海,位于福建省平潭县境内,是平潭县主岛,距福州128公里,东面与台湾省新竹港相距仅68海里,是中国大陆距台湾最近处,岛屿南北长29公里,东西宽19公里,面积为267.13平方公里,占平潭县总面积的72%,以形似坛、兀峙海中得名。岛上时常“ … 继续阅读

支提山徒步朝圣游记之灵峰寺

快到灵峰寺的时候,已近中午十一点,于是我们有了在灵峰寺吃午饭的计划。于是,我对DT说:“今天带你吃一顿寺院的素食,体验下素食的美味。”在还未到达灵峰寺的时候,有四五个工人正在搬运磨削石板,见我们在小雨中漫步走路,主动问我们是否有伞,并亲自指引我们通往灵峰寺的路。对这些素未蒙面的山里人,他们的淳朴与热情,令我由衷的感动。 灵峰寺不大,建筑一点都不宏伟,看着就如平常的农村房子一样普通,与山里人的质朴一一相应。没有红砖绿瓦,是土砖黑瓦,这是八九十年代在农村最普遍的房子。见过了外面的富丽堂皇宏伟气魄的寺 … 继续阅读

这些年的作息

工作之后,作息习惯更为规律了。晚上十一点至十一点半左右睡觉,早上六点半至七点左右起床,也有七个小时休息时间。由于需要应付白天工作上的各种事务,晚上下班后已无心熬夜,也不愿熬夜,早睡早起已经成为工作之后一个需要坚持的作息方向,即使早睡常常无法达成。 虽然每天五点下班,但是一般不会立即下班,五点半左右吃完晚饭后,只要晚上没有会议,一般会选择回宿舍休息半个小时至一个小时的左右,回宿舍看看电视电影,放松放松,七点再回办公室加加班,晚九点左右再次回宿舍,这已经成为习惯了。在睡前的一个小时至半个小时左右看自 … 继续阅读

清明支提山徒步朝圣游记(三)

(三)徒步朝圣游支提之华严寺 走进支提寺,游人较少,没有那种热闹的场面,没有游人大声喧哗,也没有香烛燃烧的火热场面,一切显得宁静、古朴、安详。寺内的建筑主要有兜率内院(天王殿)、大雄宝殿、法宝殿、禅堂等。兜率内院里的弥勒菩萨是我所见的在寺院里最大的一尊弥勒菩萨。支提山为禅寺,应是主要以参禅为主,果然不愧是禅寺,显得清幽安静,在门柱中,不时贴有“念佛是谁,照顾话头”。自从学修净土以来,好久都未遇见这两句话了,这不禁引起我的些许回忆。我大三期间,在同学的陪同下第一次进入寺院,便是一所禅寺,在江西的宝 … 继续阅读

清明支提山徒步朝圣游记(二)

(二)徒步朝圣游支提 2016年4月3日,清明节,我和室友DT,从公司出发,坐公交至宁德汽车北站,打算从汽车北站做大巴至支提山。然而,到了汽车北站之后,被告知去支提山的车每天只有两趟,早上七点半有一趟,下午两点多有一趟,显然我们错过了第一趟,坐第二趟已是不可能。所以我们计划先坐车到九都,九都转车上支提山。去支提山的车少,故要提前上网查找车次信息,我们来得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并没有详细了解车次信息,差点就去不成了,或者不能在一天时间走完预定的计划路线,不过后来也终得圆满。 室友DD,湖北天门人, … 继续阅读

清明支提山徒步朝圣游记(一)

(一)支提山徒步缘起 走完了四大名山(五台山、普陀山、峨眉山、九华山)后,对四大菩萨(文殊、观音、普贤、地藏)的道场也逐渐了解熟悉,也深深佩服于菩萨们的慈悲愿力,为度众生,为利乐众生,选择名山作为自己的示迹道场,使众生投诚有地,拉进了有情众生与菩萨的距离,结下了与有情凡夫的不解佛缘,这便是菩萨度众生的方便之法。 除四大名山之外,中国还有第五大佛教名山——支提山,此山为天冠菩萨的道场,但是很多人对天冠菩萨比较陌生,对支提山也就不甚了解了。《华严经诸菩萨住处品》中描述天冠菩萨的道场支提山:“东南方有 … 继续阅读

渐失的年味

又是一年除夕时,岁岁年年复如是,年年岁岁味不同。每到过年之时,回家貌似只是例行之事,在家如何过年,如何享受过年的年味,却渐渐不在考虑范围。纯粹是过年而过年,与家人团聚,走访亲友,就算过完了一个年,这就是长大后的年。然而,这与小时候的年似乎没有多大区别,不也是与家人团聚,走访亲友吗?但是,这味却不同了。 依稀记得小学初中的时候,每到过年之时,心里总是如此的热切,如此的渴望: 1)因为可以拿红包,小孩子一年到头手上几乎没有什么钱,特别是农村孩子,父母平时一般不给,所以很难见到钱的影子;2)因为可以有 … 继续阅读

离职的人儿

年后回到公司工作的第一个星期,便惊闻两位室友要离职,心里也不是滋味。虽说年后会有一大波离职潮,但发生在我们宿舍一下就离去两位,还是有点意外,特别是有一位L同学,我当时还豪言:“他是我们宿舍最不可能走的人之一。”因为L同学所在的部门工作轻松,加班少,下班之后也见他活得挺滋润的,奈何他离职的却如此突然与迅速,之前未见有任何征兆,就离开我们了。 不过,在我们宿舍好像又在情理之中一样。那是2015年骄阳似火的七月,我们从天南海北跨越几千里来到这个宿舍,共八个人,包括我三个是华科的,其余五个均是哈工大的。 … 继续阅读

最是春好处,鸟语花香

最是一年春好处,鸟语花香,而我却有十多年未见,未欣赏,未融入体会过这样的花香鸟语之时。唯一的感受是,季节的更迭在与冷不冷,热不热。鸟语花香的境界离之太远了,现代人早已没有古人那样欣赏大自然的风范与情怀。忙学业,忙工作,追求,欣赏美,拓宽心灵的能力渐失。所谓:人间匆匆营众务,不觉年命日月去。 至今记忆犹新的依然是童年时期的春夏秋冬四季各自不同景象。特别是春天,各种花盛开,特别是在农田里,有一种花,已记不得是何名字,每年我们会在冬天时把种子种下,每到春天之时,花朵盛开,红红绿绿,姹芷妍红,甚是好看, … 继续阅读

求学、工作与职业选择

是继续读书,还是出来工作?这往往是大四学生和研二研三同学经常自问与问他的问题。这是一个很纠结的问题,但对于职业选择非常明确的人来说,这又是一个极简单的选择。如今的形式是,大多数并没有长远的规划和职业倾向,大多数人是本科毕业就读研,除非考不上不得已工作,研究生毕业大多数是出来工作,其他的人则读博,我自己也是如此。当时关于读书与工作的选择,也都是顺应潮流而已,其实工作之后发现,有些选择的确是过于鲁莽,但既择之,则安之。 在刚开始工作那段时间,因身份的转变,以及环境的改变,走得异常艰辛,大概很多毕业生 … 继续阅读

改变,从新的一年开始

年过完了,假期是如此短,仓促匆忙中又回到公司开始上班了,不像学生时代假期之长,可以有很多时间供自己挥霍。所以,改变与转变是人一生中每个阶段都必须面对且必须去做的。 半年以来,最大感受还是要投入到滚滚大潮的社会中,去塑造自己,去实现自己想要有的价值和梦想。社会是残酷的也是包容的,想要什么付诸行动皆可得,虽然前路有荆棘风雨。回顾刚过去的半年工作生活,我只能无限惭愧的感叹:堕落了,随波逐流了。除了工作之外,一无所有,这半年,没有自己可以引以为豪的事情,或者有所成就的其他领域。或者稍微欣慰点的是:这期间 … 继续阅读